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冰城傳真
只待山林雪落時
2016年12月27日 03:10:56 作者:張長虹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二梅醒來時,睜開眼就被亮晃晃的光刺到了,連忙用手擋住眼睛,心裡一直吊著的那個念頭此時咕咚落了下來;“終於下雪了,一個喧鬧的冬天又開始了。”雖然心裡突然被好多要做的事情塞滿,但她還是決定為了慶賀這個下雪天,再獎勵自己懶一會床。她繼續用手蒙住眼睛,讓大腦在黑暗中呆一會,過去兩年冬天裡要做的那些事,像演電影一樣過了一遍。

當二梅在床上“過電影”時,她家屋外院子裡為今冬準備的“道具”已經整裝待發。幾個被包上紅色藍色帆布的大小輪胎落成一座寶塔狀,這是二梅家給遊客準備著到山坡上當雪橇用的;家門口高低錯落放置的幾個石磨盤,在飄了一夜大雪後已經有了點“雪蘑菇”的雛形,那是給遊人拍照用的“佈景”;拴著的兩條大黃狗圍著幾個扒犁轉悠著,那幾個扒犁將是它倆一冬天的“工作行頭”。  

也就在此時,二梅家所在的禿頂山下的二浪河村,寂靜中隱約能聽到遠方傳來咯吱咯吱的響聲,仿佛有人已經踏雪而來。

二梅心裡吊著的那個擔心就是怕今冬雪不大,怕雪下的晚。以前上學時,可不願意下大雪,她家所在的二浪河林場,每到冬天雪特別大,上學路上踩雪窠子想快走都不成。可自從兩年前高中畢了業沒有能再升學,回家幫助爸媽種地做家務,她才知道下雪能有生意做。以前林子讓伐木時,這裡最多時住著300多戶人家,後來林子不讓動了,好多人都離開山林去了城裡,投親靠友打工賺錢。現在村裡剩有100多戶人家,都自己找掙錢的門路,二梅家就靠夏天採集蘑菇木耳等山貨掙點錢。後來到了冬天,她發現了點掙錢的門道:山裡下雪能生金!

那是二梅在家呆的第一個冬天,閑著沒事去村口看熱鬧,那邊剛剛開通了的從亞布力通往雪鄉的公路。二梅發現那條路花花綠綠的大客車多了起來,都是拉著城裡人一下雪就往大海林那邊的雪鄉跑,聽口音好多都是遠道而來的。有時候,有的旅遊車到二浪河要停下來,那些外鄉人看到大雪堆,就高興的瘋啊鬧啊拍照啊。起初,二梅和爸媽只是一起吃飯時閒聊幾句城裡人的傻勁,可漸漸地,她發現二浪河村裡也有遊客住進人家裡了。有一天傍晚,一夥遊客敲開她家院門,問能住下不。

那一晚容留了幾位來玩雪的客人,二梅家掙到了第一筆遊客的錢。可二梅心裡可沒高興起來,那天她害臊極了。客人住下,二梅才發現,家的被褥不新,屋裡的擺設不夠,給客人吃飯時發現碗筷都那麼舊。二梅怪自己以前沒注意到這些家什這麼拿不上檯面。客人走後,二梅和爸媽那頓早飯吃的很不是滋味。飯後,梅爸出門了,臨走說了一句:“看看人家都是咋弄的去。”

從那天開始,二梅和媽開始更新被褥,騰出兩間自住的房間,把倉房升上火爐,擺上臨時搭的床鋪,變成自家人的住處。梅爸開始出去購置新的鍋碗瓢盆,把廚房打掃敞亮,把家裡吃飯桌換成大桌面。等第二批客人來時,梅梅感覺心裡有點底了。只是,那個冬天,住在家裡的客人一要上廁所,梅梅就覺得十分地不得勁,聽著客人們打趣地說那個室外的廁所能看星星,一個冬天都成了她的心病。

今冬的雪如期而至,這是二梅在家的第二個冬天,她家的房前已經掛上了“農家客棧”的牌子。從年初雪融後,二梅就和爸媽開始拆改自家的住房,修好了帶衛生間的客房三間,續上新棉花做了很多新被褥,家裡的洗衣機換了大容量的。二梅還找人來家裡做了網線配了電腦。

二梅腦中“過完電影”,忽聽院子裡爸媽鏟雪的叮噹聲,她一骨碌爬起來,急得她開窗就喊:“那雪別鏟走啊!留著給客人趟雪玩呢!”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