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冰城傳真
他為大橋寫“段子”
2017年01月03日 03:42:52 作者:張長虹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途徑哈爾濱的濱洲(哈爾濱—滿洲里)鐵路松花江大橋,1901年建成通車,至今已有115年歷史,2014年,這座老江橋退役。2016年底,作為中東鐵路公園的一部分,老江橋開始接待遊人。

今年62歲的王寶濱,是哈爾濱鐵路工務段上的退休人員,40多年在鐵路上工作,有10年時間是在鐵道線上做探傷工。對於松花江上這座老江橋,他有很多鮮為人知的故事可講。

冬日的一個下午,在哈爾濱王兆屯火車站安靜的候車室裡,王寶濱帶著他多年積攢的大橋資料如約而至。小站窗外,間或有老中東鐵路道線上駛過的列車,伴隨著他的講述,是清脆的車輪和鐵軌的碰撞聲,仿佛哈爾濱這座城市一幅幅歷史畫面在這裡重播和定格。

  王寶濱說,濱州線上的松花江大橋是沙俄建的這不假,但是當時出苦力更多的是中國的勞工。那些建橋時招募的農工,都是從中國沿海地區來,他們先從家鄉乘船抵達符拉迪沃斯托克,幾經周轉,才進入松花江水路到達哈爾濱。

王寶濱工作所在的哈爾濱鐵路工務段,為了維護百年大橋及附屬設施的安全,特別設置了橋樑領工區。“領工區”在鐵路上相當於工廠裡的車間,是一個五六十人組成的隊伍。在橋樑領工區擔任主管工程師的康長義,是王寶濱工作時就熟悉的老夥伴。王寶濱在工作時就愛向他打聽大橋的事。他說上世紀70年代,哈鐵為了維護老江橋的橋墩安全,特地成立了一個潛水班,五六個人組成,都是能工巧匠。在維修橋墩時,潛水班的人要潛入橋墩附近水下,摸清長年水流沖刷對橋墩的損傷情況。

每年松花江都會有春汛,為了讓大橋安度春汛,鐵路部門還成立過“爆冰班”。以前,每當淩汛出現,對大橋安全構成威脅。每到那時,鐵路部門就提前幾天讓大橋停運,爆冰班的工人選擇大塊冰排走上去,佈線埋炸藥,引爆後大的冰塊有時都能崩到大橋橋面上。 

王寶濱當鐵路探傷工時,曾無數次在大橋的鐵軌上走過,但是,作為行人能在火車隆隆過時,和大橋一起感受那種震顫,對他來說還是特別感動。

“最初的老江橋,只通行火車,沒有人行道。1962年那次大修時,鑒於太陽島那邊人居住多了,為了方便南北兩岸同行,才在大橋兩側‘幫’出一條人行道。”以前的大橋單薄,大修過的大橋恢弘了,大氣了!加寬大橋,擴出兩邊人行道,這條人行道後來成為哈爾濱人遊覽觀光大橋的好地方。很多在哈爾濱長大的孩子,都有被挑戰問“敢不敢走江橋?”的經歷。很多孩子走江橋,都被嚇哭過。

 “你知道老江橋上,一米鐵軌有多沉?”

“你知道,對老江橋的長度為何有不同的說法?大橋到底有多長?”

“你知道,老江橋橋頭堡為啥是三座,有一邊落了單兒?”

“大橋的17號橋墩為啥跟別的橋墩長的不一樣?”

 王寶濱拋出這些問題時,臉上帶著快意。因為他通過多方考證,這些問題已經有了標準答案:哈爾濱松花江老江橋最初的鐵軌一米是32公斤重,到了日本統治時期,換了標軌,一米軌道變成了43公斤重,新中國建立後,經過兩次大修,到了上世紀70年代,每米鐵軌有60公斤重。這意味著鐵軌的強度越來越好了。

老江橋的長度,在不同的記載中呈現三個不同數位,王寶濱多方查證得出的結論是,由於測量方法不同。俄國人留下的數字,都是在每兩個橋墩之間測量後迭加,形成大橋長度的。而後來測量方法,都是包含橋墩長度的。如此一來,經過他的考證,1027.2米是松花江大橋真正的橋長。

自從1901年大橋通車後,橋上軌距隨濱洲鐵路多次發生改動。中東鐵路最初是俄國使用的寬軌,侵華日軍收買中東鐵路後,第二年就將俄制的寬軌改成准軌。1945年8月,蘇聯紅軍進東北,又將准軌改為寬軌。1946年4月,蘇聯紅軍撤退回國,東北民主聯軍接管濱洲線,又將寬軌改為准軌,一直到今天。

鐵軌的寬窄之變,期間是一幅跌宕的時代交迭畫卷。

松花江鐵路大橋,見證了哈爾濱由幾個村鎮迅速發展為遠東文化經貿中心的重要歷史過程,見證了哈爾濱在清末、民國、日偽時期直到新中國成立的城市風貌。經由這座大橋,進出哈爾濱的不僅有旅客、貨物,也有沙俄、協約國、侵華日軍部隊,有中東鐵路初創時期的各國移民,也有俄國十月革命時期的大批流民,更有中共領導早期成員從這裡邁向紅區的足跡。

王寶濱說,這座大橋是歷史見證,應該把它的更多的鮮為人知的故事留給後人。這座橋是我們敦厚的長者,它是我們永遠的老朋友。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