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冰城傳真
撿拾記憶的石子
2017年01月19日 04:33:54 作者:張長虹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喜歡撿石子,是真正的撿,而不是那種收藏奇石。每到一地,特別是走到水邊,都會在欣賞風景之後,蹲下來撿一塊石子,帶回家,投進一個專門為石子準備的玻璃樽,玻璃樽是盛著水的,因為在水裡,石頭的顏色一如它們當初的模樣。

雖然是無意中撿石子,可選擇什麼樣的石子還是有意的。對於喜好什麼樣的石子,不是從一而終,這中間的變化過程想來也是十分耐人尋味。

最開始,我撿拾的石頭都是圓滑光溜的,對鵝卵石最有好感,從河灘和海灘上帶回的大大小小的鵝卵石最多。每次在手中撫弄這些圓石頭,都會感慨水和時間的力量,那些鵝卵石,曾經的棱角生生被看似柔弱的水打磨成了一個圓。後來,同一位愛好奇石的朋友出遊,那次水邊尋石的經歷,讓我改變了對石頭形狀的喜好,幾顆長相淩厲的石頭,隨我回了家。因為那位朋友指點我,讓我留意到了一些有“性格”的石子,它們有的如刀片般鋒利,有的似陀螺,有的似貓爪。從此,盛放石子的玻璃樽,水中的風景變的不一樣。

許多年來,很多好友知道我有撿拾石子的習慣,他們出行回來,會把那裡的石子帶回給我幾塊。最遠的石頭來自西藏,那塊比拳頭還大的石塊,樣子十分粗糲,斷面處能看到層次,紅褐色帶灰色斑點,仿佛讓我看到遠古的洪荒之力。據說這塊石頭來自海拔5000多米的高原海子岸邊,不知它經歷了什麼。它跟那些石子比,太過強大,進不了玻璃樽,就像哨兵一樣立在了書架上,跟歷史站在一起。

也有不能帶回的石子。那是旅遊到馬來西亞的沙巴島,遵守當地的規矩,那裡漂亮的海灘石子我只是觀賞後讓它們還留在那裡;還有臺灣,水邊的石子是不允許撿拾的,帶走違法。還聽說,要是帶走美國夏威夷的沙子和石子是有“危險”的,那裡的沙石被施了毒咒。當地的族人把一沙一石都看做是他們的土地,誰帶走了他們的土地,就會被災禍跟上。很多人不信邪,帶走了些沙石,結果後來真的遭受了一些變故。聽說至今,夏威夷的警局經常收到人們後悔帶走,又寄回來的沙石。

看來,是凡土地稀有之地,一沙一石都十分珍貴,不讓動的石頭我不動。後來,讀書看到昆蟲之父法布林,在晚年得到一小片廢墟,“一塊偏僻的不毛之地,被太陽烤得滾燙,但卻是刺菊科植物和膜翅目昆蟲的好去處。”法布林把這塊寶地命名為“荒石園”,這裡充滿了對大自然的尊重和溫情,每塊石頭、每只蟲子,都有自己的地方,自然自在,荒得其所。

想必石子也許願意呆在它們自己流落的地方,於是,近年來我很少撿拾石子了。不過,2016年,我在黑河和撫遠的黑龍江邊還是忍不住收藏了幾塊石子,當地的朋友教會我辨識石塊中的瑪瑙石。

而這一年,令我記憶最深刻的石子,是爸爸留給我的,那是一塊不怎麼圓潤的石塊,可能是建築用的石子。在他居住的社區院子中間有一片水域夏天放養著一些天鵝,在推著爸爸遛彎時,他要一塊石子往水中投,在松花江打水漂曾經是他給我們做的最得意的表演,可此時拿到石子的他,已經沒力氣投出水花來。他拿到手這塊石子後,說挺好看,就沒有投出。手中那塊不起眼的石子就跟著他回了家。2016年春天,爸爸走了,那塊石子我在他床邊發現,我收起來,想著明年天鵝回來時,是不是替爸爸把它投回那片水裡。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