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健康新聞 >> 藝術書評
当代西方企业社会责任运动与后现代哲学思潮
2018年06月01日 04:43:44 作者:南文化博士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当代西方企业社会责任运动一直在演进中。在20世纪70年代及此前的更长时期里,企业的终极、唯一目标是利润。人们认为,相对于整个社会,除非为实现利润最大化,否则,企业不能够扩大生产规模、不能够改善产品质量。当然,这些思想有着深厚的理论支撑——古典经济学和新古典经济学。无独有偶,企业社会责任理念也在这一时期萌芽。美国是发源地。企业是社会公共机构论是该时期企业社会责任运动的代表。从70年代开始,大量开创新风尚的企业实施将员工、消费者以及其他相关者等主体的利益置于企业利润之上的策略。80 年代早期,企业社会责任运动从理念到实践加速传播。80 年代中期,企业社会责任运动超越国界。

 

一、自觉的资本主义:企业社会责任运动的在场样态及实践语境

20 世纪80 年代末90年代初,苏东剧变后,资本主义过渡到自觉的资本主义新阶段。 

什么是自觉的资本主义?与传统形式的资本主义比较,它有哪些“特别”呢?施沃伦博士、约翰•蒯仁博士(John Quiring)、美林•佛古森(Marlyn Feruson)、迈克•雷(Michael Ray)等学者都有部分关于新、旧模式资本主义的对比分析,在他们的基础上,我们可以概括、归纳出一张新的综合性图表。

新形式资本主义即自觉的资本主义 旧形式资本主义

整体性世界观 碎片化世界观

有机世界观 无机世界观

精神一元论世界观 矛盾二元论世界观

事物发展是过程性的 事物发展是线性的

直觉方法 理性方法

资本、资本家、企业是社会人 资本、资本家、企业是经济人

平面论 中心论

交往与对话 隔离与改变

作为共同体的企业 作为机器的企业

人是事件 人是实体

相互依赖的团队 金字塔结构

员工民主自由 上至下的等级制

放权给员工 管理层说了算

开放式管理 封闭式管理

发挥所有人的才干 雇佣军

分享目标 一切听命于上司

工作与娱乐相统一 工作是工作,娱乐是娱乐

长期效果 短期效益

放眼全球 局限地方

整个系统的进化 控制、剥削

开放的系统 封闭的系统

与自然协调 征服、统治自然

适当消费 鼓动消费

真实的需求 人为制造的需求

非中心化 中心化

非线性变化 线性变化

工作适应人 人适应工作

整体性思维 碎片化思维

理性的、直觉的 独尊理性

弹性文化 硬性文化

重精神内涵 重物质产品/物质至尚

强调和谐与同情 鼓励侵略与进攻

文化多元论 文化中心论

男/女平权 父权制

追求质 追求量

合作 竞争

双赢、多赢 输—赢

共荣 你死我活

共同体中的个人 独立个人(物自体)

存在的整体主义 存在的个体主义

过程 实体

个体自由受限于其生存系统 自由主义

乐观精神 悲观

改变 因循守旧

强调国民幸福指数 强调生产总值

社会满意和幸福 经济增长是终极目的

实体经济 虚拟经济

透过图表,可以看到,在一定程度上,自觉的资本主义是一种建立在新哲学之上的新资本主义管理模式,新的文化风尚,新的精神面貌,新的思维方式,新的方法论,新的价值观。

长期以来,商业与竞争被看作实质等同,市场经济被等同于竞争,竞争成了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与旧形式资本主义相比,自觉的资本主义则挑战“资本主义必然等于竞争”的惯性、定式思维,抨击、消解着狭隘竞争这一痼疾的危害性,彰显对话、合作和共同创造。

那么,是什么导致这种飞跃式转变,或者说自觉的资本主义的深层次思想根源何在呢?回答是后现代思潮,特别是建设性后现代主义。

后现代主义是一种正在蓬勃发展的以反思现代性(主义)为基础,以反思现实生活和人生幸福为切入点,反对二元论,提倡整体主义;反对唯物质主义,弘扬精神的首要地位和作用;反对唯理性主义,倡导直觉主义;反对“中心主义”,倡导全球价值观;反对机械主义,倡导有机主义;反对男权主义,提倡男女平权的女权主义等等为内容的思潮。

后现代思潮的重要一种是别一种后现代主义。[3]别一种后现代主义指建设性后现代主义,是一种思维方式,主要发生在学界。它复杂而多样,故严格地讲它只是一股多种不同的反现代性思潮的混合体。总的说来,它的大致思想有:拒绝现代分离性思维方式,倡导后现代的有机过程整体论,强调事物之间的内在联系,主张人们与世界是一个整体、相互包含——我们不仅包含在他人中,而且包含在自然中。世界若不包含于我们之中,我们便不完整;同样,我们若不包含于世界之中,世界也是不完整的。“那种认为世界完全独立于我们的存在之外的观点,那种认为我们与世界仅仅存在着外在的‘相互作用’的观点,都是错误的。”[3]它要求变革。因为,如果我们把世界看作是与我们相分离的,是由一些计算操纵的、由互不相关的部分组成的,那么我们就会成为孤立的人,我们待人接物的动机也将是操纵与计算。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换一种思维方式,用一种新的有机整体的眼光看世界,我们就会感觉到自己与世界融为一体了。我们将不再只满足于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机械地操纵世界,会对它怀有发自内心的爱。我们将像对待自己的至爱之人一样呵护它,使它包含在我们之中,成为我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别一种后现代主义把“共同的福祉”(common good)视为首要追求目标。在《为了共同的福祉》这部后现代经济杰作中,柯布和达利主张从理财学(chrematistics)向“Oikonomia”转变。Oikonomia要求人们“从共同体整体需求角度看市场”,拒绝片面强调经济增长的经济主义,寻求“大写的增长”,关心“作为一个整体的社会的福利”。

作为对现代资本主义不满的产物,自觉的资本主义与后现代主义二者之间存在某种内在关联。在“整体性的世界观”,“事物的相互联系性”;在反对“中心主义”(民族主义、男权主义、个人主义)的价值观,倡导全球主义价值观,以及拒绝“分离性思维”或“碎化性思维”;在倡导“直觉”等核心哲学理念上,二者却有着惊人的一致。自觉的资本主义则从一个极为重要的侧面丰富和强化了别一种后现代主义。但世界古老文化的隽永智慧、企业自身的实践体会是自觉的资本主义的特别来源。可见,别一种后现代主义偏重于思,自觉的资本主义偏重于做。前者为后者提供理论支持,后者为前者提供经验和验证。企业社会责任运动就是两者的有机结合体。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