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論評論 >> 易言堂
雙輸的恨國主義,還是雙贏的愛國主義?
2018年06月27日 02:03:54 作者:王 道 來源:國際日報 字號 打印 關閉

當今之世,環顧全球,恐怕沒有哪個大詞比“愛國主義”更熱絡了。在美利堅合眾國,是“使美國偉大”盛行,“愛國主義”不僅多年前就將美國拖入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等一系列海外戰爭的泥淖,而且最近更是以愛國主義的名義發動了貿易戰。在華夏大地,則是 “厲害了,我的國”風靡,打著愛國主義旗號,一些人不僅不久前製造了打砸日系車輛,甚至傷害車主的惡性事件,而且理直氣壯地為天安門廣場上觀看升旗儀式的群眾散場後遺留垃圾重達5噸做慷慨激昂的愛國主義辯。至於動輒祭起“陰謀論”的大旗,指責他人為“漢奸”,“賣國賊”更是成為某種政治正確,“愛國主義”顯然被被某些別有用心的人操縱為剷除異己的暴力工具了。套用羅蘭夫人那句世界名言:愛國主義啊,多少罪惡借汝之名!

依照《韋氏大詞典》的界定,愛國主義(Patriotism)是指“人們對自己國家的熱愛和奉獻”。而在政治心理學家眼中,問題遠沒有詞典說的那麼簡單。越來越多社會科學研究表明,愛國主義不是一個單一維度的變數,而糅雜著多種價值觀、情感訴求和行為表現。美國丹佛大都會州立學院的沙茨(Robert T. Schatz)和馬薩諸塞大學安默斯特分校的斯托布(Ervin Staub)等研究者,採用因素分析的方法,發現愛國主義可以分為盲目的愛國主義(blind patriotism)和建設性的愛國主義(constructive patriotism)兩種。這兩者的主要差別在於是否接納對國家的批評。前者強調對國家堅定不移的忠誠。他們的理念是:“不管我的國家是對是錯,我都會支持它。”而後者儘管同樣積極支持國家,但建立在批判的基礎上——“我反對美國的一些政策,因為我關心我的國家並且希望改善它。”

積極的愛國主義應當是根植在我們天性中對國家、社會和故鄉的自然而然的眷戀,由衷地希望自己的國家、社會和故鄉變得更好。這是一種健康的情感,一種雙贏的愛國主義。 消極的愛國主義則根植在歪曲、貶損和敵視,甚至妖魔化其他國家基礎上,對自己的國家和社會文過飾非,諱疾忌醫;對其他國家和民族則以貶損、打壓甚至侵犯相向。這樣一種愛國主義,則無疑是“ 流浪無賴的最後庇護所”,根蒂上是一種雙輸的恨國主義。

雖然愛國主義能樸素地滿足我們每個人的社會同一性和自尊的需求,但現代心理學家的研究表明,自尊本身是具有陰暗面的,可稱之為“病態自尊”,這種病態自尊集中表徵為對他人的威脅言行表現出很強的侵犯性:貶損、打壓,甚至採用暴力方式應對,那些極端種族主義者、法西斯分子、恐怖組織成員或黑幫團夥往往就是這類病態自尊的代表。

其實,愛國是一種高尚的情懷,愛自己的祖國無可厚非。但我們可以捫心自問一下,我們愛自己的國家,希望她能發展得越來越好,能不能同時不像義和團大師兄那樣排外,仇洋?這是評判我們的愛國主義到底是雙輸的恨國主義還是雙贏的愛國主義的一個基本尺規。

判斷雙輸的恨國主義還是雙贏的愛國主義的另一重要標準則是問問我們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活的有尊嚴嗎?我們為祖國,為社會,為他人做了哪些有意義的工作?對於社會的進步,大自然的保育,世界的美,我們做了哪些建設性的貢獻?一個文明的社會顯然是不可能靠一群心理陰暗的病態人建成的,更不是靠打砸搶鑄就的。正如著名媒體人顏昌海先生所質疑的那樣:華夏都“遍地墳”了,所愛的“國”還是“國”嗎?

而做一個雙贏的愛國主義者則要求我們在“軟實力”上下功夫,練好內功,讓自己真正“硬”得起來。比如,我們就要發憤圖強,造出比其他國家技術更過硬的國產轎車。像韓國人那樣,用自己的國產品牌將日貨驅逐出本國市場。再如,我們要讓自己的行為舉止文明起來、優雅起來,讓我們民族的道德水準“提升上來”,將先賢們禮贊的“仁義禮智信”和“溫良恭儉讓”的風采展示出來。讓其他國家人民心服口服。這才是真正的愛國主義。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