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電子報 >> 福音快報
真正的信仰, 是一種心靈的冒險
2019年01月09日 12:56:04 作者:孫基立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真正的信仰, 是一種心靈的冒險,讓人面對沒有正義和憐憫的情況下無法安睡,不行動就無法生存,那是耶穌放在我們心中的火種……01我以前常去一個附近教會的清晨禮拜,前幾年因為忙,很久都沒有去。今天去了以後,知道了一件悲痛的事:一個我認識的老人理查德不久前去世了。而且他的一個女兒明天就要在這間教堂舉行婚禮,不幸的是:准新郎新娘在一次颶風中失去了一切,於是這個教堂的人們熱心地捐了一筆款支付婚禮費用,讓他們有一個快樂體面的婚禮。這兩年,我自己也遇到了許多困難,以至於沒有時間再去參加清晨禮拜,但是我對理查德有深刻的記憶:他有一次知道我父母來,特地花了一天的時間,帶我父母去芝加哥市區看那些著名的城市雕塑,在去之前,他認真做了準備,將所有雕塑的名字、歷史都寫在一張紙上,讓那一天的路程非常豐富。那時,他已經身體很不好,走路都要背著氧氣筒,但是依然陪著我們走了這段很長的路程。他很喜歡我的小兒子,說他總是笑,將歡樂的氣氛帶給大家,說他的兩個雙胞胎女兒小的時候也是這樣。現在他的其中一個女兒要結婚了,我雖然和她不熟悉,但是依然感到和她很親近,因為她的父親曾經生動地描述過她的童年。我記得清晨的崇拜後,幾個參加崇拜的人常常一起去喝咖啡,在咖啡店裏的交談讓我認識了理查德生活的點滴。02他在讀神學,而且在一個非常貧困的區當一個教會的負責人。他喜歡攝影, 給我們大家欣賞了許多他在各地拍的照片。他也說到他內心的隱痛,他曾經失敗的婚姻……他是那樣一個透明而積極的人,讓人感受到生活雖然有挫折,但不一定會留下苦毒,也不會讓人失去愛的能力,而且特別難得的是,他對那些有過難以啟齒的過往,有無法解決的問題的人總是體貼和充滿同情。也許正因為他經歷過這些,所以對他們特別有感情。現在,當我想到這些,我同時想到,理查德現在已經在天國了。那對可愛的雙胞胎姐妹中的一個明天就要結婚了。我準備了一套做甜點的廚具給他的女兒當結婚禮物,這代表著我對她的祝願:生活的小小幸福會凝聚起來,讓她的生活充滿甜美,就像做甜點的過程。這個過程多麼像他的父親和我們交談時的感覺:他總是帶著平和,快樂的心境回憶他一生的歲月,無論是苦是甜,都在經過時間的洗練之後,透出智慧和幸福的感悟。他是個有經歷的人,我們這些年輕人常常以聽長輩講故事的心境聽他說話,他的故事會讓人愛生活,對生活中的苦難怯除了畏懼之心,讓我們懂得,生活雖然有痛苦和艱難,依然是甜蜜的。我暗自希望:他的就要當新娘的女兒以後在做主婦烤甜點的時候,能想起父親的祝福。03理查德的信仰讓我非常舒適親切,因為覺得我在基督徒的圈子裏,有時會遇到一些從小就受父母嚴格管教,謹小慎微的人,他們的信仰是真實的,但缺乏一種豐富的感染力,而且其中有些人以自己從未犯過大錯而沾沾自喜,常以恐懼或者輕慢的語氣談到一些複雜的經歷和人。理查德這樣的基督徒卻給我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他豐富的人生感悟來自真實的經歷,和各種不一樣的人的真實而親密的關係。他也有過失敗和痛苦,但是他爬起來,依靠信仰的力量繼續勇敢前行。這讓我想起在名著《卡拉馬佐夫兄弟》的“宗教大法官”一章中,俄國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講了一件很吊詭的事:耶穌回到世間,像以前那樣安慰人救人,教會的紅衣大主教卻像當年的法利賽人一樣想將他殺掉。因為教會經過漫長的歷史發展,已經建立了一整套規章制度。教士們也通過權力的分配牢牢地控制了人們的社會生活,就像當年實行律法主義的猶太教的教師法利賽人一樣。耶穌的到來在這個系統內打破了規則,製造了混亂,所以紅衣大主教雖然知道他就是耶穌本人,還是不願意他出現,而且想殺死他。這個故事說明人們更喜歡用僵死的規則去代替信仰本質,並且通過這些固定的規則為自己篡取權力,或者獲得安全感,而不願活出信仰中的愛和憐憫。我所認識的一個傳道人也提到,信徒總是喜歡他擺出一副權威的姿態,給一些現成的生活規範和一些具體指示,而不願意使用上帝所賜的思想自由,去獨立思考,建立一種和上帝之間心靈相通的關係。因為其實思考是一件艱難的事,要讓你的整個靈魂和信仰去迎接挑戰。04而理查德的信仰經歷則不同,他對信仰有疑惑,有艱難的思考,也願意分享他的掙扎和感悟。他曾經講起他的祖母怎樣用簡單生動的語言,像講故事一樣將信仰傳授給他。他笑道,“你無法想像,在我的童年,祖母可是超人一樣的英雄呢!我在她的菜園裏一邊和她一起勞動,一邊聽那些聖經故事,入迷得很。”我們這個小小的敬拜團體,在早餐桌上有許多這樣輕鬆快樂的交談,他們曾經一同為政府的一項幫助低收入家庭擁有自己的房子的慈善事業出謀劃策,那種激動和歡欣讓人可能以為這群人就是受益者,其實他們大部分不是低收入者,政府這項計畫可能要讓他們交更高的稅,但是他們是真心為那些將要受益的家庭高興。理查德有時也會談起自己任長老的教會中一些人的艱難生活,教會的人怎樣幫助他們。這些談話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因為這和一些教會的慈善活動很不同。同樣一件事,為什麼一些人做起來總是給人一種施捨的感覺?我雖然讚賞一切善行,不論它們是出於什麼動機,但是在那個早餐群體中所瞭解的善行,讓我真實地感到了關懷和愛心,還有忘我的謙卑。這讓我思考:我們應該怎樣去幫助弱勢群體?在面對一個弱小的個體的時候,我們是用一種高高在上的憐憫態度去接近他們呢,還是像耶穌對待罪人那樣,用平等、珍惜、體貼的態度和他們交談?基督通過他的生命,讓我們瞭解什麼才是真正的善行。05當我今日回憶有關理查德的一切, 我也同時思考了許多信仰方面的問題。我記得在我讀大學的時候,校園中來了一位年輕的留學生,他是一個願意為信仰獻身的人。但是在後來的交往中他告訴我們,他從小在教會長大,但是對教堂裏那種僵硬的規則、隱形的驕傲非常不習慣。後來他離開了父母的教會,在另一個教會更新了他對整個基督教的看法,並決定去最偏遠最封閉的地區為信仰工作。那時中國的教會剛剛開放,他所提的那種封閉僵化的教會我還未見識過,後來在西方留學和工作的時候,我終於逐步理解了他所說的事:依靠一些規條式的禮儀、善行和不觸及心靈的社交,給自己戴上一頂“敬虔”的帽子。彼此認同,彼此恭維,過一種沒有真正生命的宗教生活。開始不覺得,久而久之,就像“溫水煮青蛙”一樣,失去真正的信仰。而真正的信仰,是一種心靈的冒險, 讓人面對沒有正義和憐憫的情況下無法安睡,不行動就無法生存,那是耶穌放在我們心中的火種,也是他給予我們的“新生命”。在這樣的境況下,我們的身體和心靈也許會倍受煎熬,因為這種事情實在是太多了!但這是耶穌給我們的福分:和他一同受苦,背負重擔。在這個過程中,他永遠是我們的幫助者和安慰者。只有擁有這樣的信仰,我們才可能和哀慟者同哀慟,在善行使自己的利益受損時依然歡欣雀躍。但是,在西方國家,基督徒的巨大試探是將自己裝扮成聰慧、成功、漂亮瀟灑、令人羡慕的人,用“基督徒”的名號當裝飾品,但這和基督的新生命沒有必然的聯繫。在理查德女兒的婚禮上,我聽牧者提到,理查德的女兒在父親去世前幾個星期告訴了他,她找到了所愛的人,父親非常欣喜,高興地打電話給牧者:你知道嗎?我的女兒找到自己的真愛了!我想像著他在另一個世界分享這個時刻:他的女兒披上白紗,挽著自己的愛人,在聖所立下自己的婚禮誓言,同時懷念父親的祝福……生活就是用這樣簡單而神聖的時刻重溫我們的信仰,讓我們感受到上帝的祝福,而且讓這樣的幸福代代相傳。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