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小說散文
折射中國傳統思想深度的中國和諧主義 ---評王治河《過程與多元:中國和而不同思想研究》
2019年01月10日 01:07:57 作者:羅伯特·麥斯裡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隨著現代性困境的加劇,過程哲學/建設性後現代主義日益成為一場世界性的思想運動。對於這場運動在中國的蓬勃發展,王治河博士起了重要作用。他可以說是過程思想在當今中國的重要推動者。雖然小約翰·柯布和大衛·格裡芬是世界範圍這場運動的代表學者,但正是王治河使這場運動在中國“落地生根”:從舉辦生態文明國際論壇到組織教育改革等各種以過程思想為主題的國際會議和暑期班,王治河博士和樊美筠博士一起付出了大量的心血。

雖然王博士在德國奧斯托出版社(Ontos Verlag)出版的《過程思想系列叢書》中還貢獻了其他三本書,但這是他的第一部專著,也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貢獻。該書最大的理論貢獻是明確提出了中國和諧主義。《過程與多元:中國和而不同思想研究》開始於對宗教多元主義道路的歷史考察,然後是關於約翰·希克和馬克·海姆的章節。與希克相反,過程思想家拒絕將不同的宗教歸結為一個共同的本質。他們否認所有的宗教都是在回應與尋求同一個超驗的存在。他們與海姆一樣,堅持每個宗教傳統的獨特性。王治河認為海姆思想中有宗教獨立主義和福音主義的排外傾向,而這是過程思想家所不贊同的。

王用“廣義經驗論與核心常識的重要性”、“內部關係的首要地位”、“非排他主義前提下對獨特性的肯定”、“宗教與正義之間的聯繫”和“超越二元對立思維”(105-25)五個章節,探索了過程思想對宗教多元論的貢獻。通過王治河的闡釋,我對柯布有了更深地瞭解,也對他所做的努力感到由衷的欽佩。

然而,本書真正的精華是王治河在第五章和第六章中的建設性貢獻,正是在這裡,王治河提出了“中國和諧主義概念”,該概念反映了中國儒釋道三家在中國相互共存、相互交融、相互滋養的悠久歷史。中國在不同時代雖有各種衝突,但總體而言是深刻的和諧主義。王通過中國歷史的發展指出,中國人對待宗教多樣性的方式與多數西方人是非常不同的,我們可以從中國人的思維方式中學到很多東西。

王治河在介紹中國的和諧主義之前,首先肯定了中國傳統中不可或缺的過程思維,從某種更深的層面而言,中國古代的過程思想比當代過程運動的歷史更加悠久。“過程思想深刻地影響了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和生活方式”(155)。王治河創造了“和諧主義”一詞,部分是為了取代多元主義和折衷主義,因為它們不足以反映中國傳統思想的深度。中國和諧主義,是指“人們全身心地向不同的宗教傳統開放,並以相互欣賞和彼此融合的方式將它們有機地系聯在一起的活動。因此,這些傳統在他們的思想和心靈中變得和諧。

與          與多元主義相比,王治河更喜歡和諧主義,這是因為“儘管像柯布和格裡芬一樣的大多數西方人,對多元主義的兩種言外之意有所瞭解,但它們對中國人而言都是陌生的”(158)。首先是個人主義,即一個個體或傳統具有獨立的自我包含的同一性,這種同一性淩駕於其他存在之上並與其它存在相互衝突。在中國,這種獨立的自我包含的同一性並不是普遍的。“一個人可以在某些方面完全是個佛教徒,在另一些方面又完全是個儒家,而在其他方面又完全是個道家”(158)。同樣的,多元主義往往意味著西方非此即彼的二元對立思路,而這並不是中國人的思維范式,因為“當許多中國人面對不同的宗教選擇時,他們傾向於將它們彼此融合在一起”(158)。

和諧主義尊重所有宗教的平等價值,視它們是相輔相成的,而不是相互競爭的,它們“以不同的方式豐富人類生活,説明一個人成才,成人”(161)。和諧主義認為不同的宗教是“一個有機的整體(而不是消除多樣性的同質化整體)”(161),強調“非教條的開放”(161)。王治河以中國思想家將中國的偉大傳統交織在一起的方式為例,探討了和諧主義的含義。

值得注意的是,王治河強調,“中國人視宗教為教化,主要是道德教化。這可以部分解釋為什麼中國人用‘教’這個詞來翻譯宗教。在中國人的理解中,宗教是道德的宗教。宗教最深層的核心是教導人們如何過一種美好和道德的生活。它不等同於其他的善,但可以豐富人類的生活”(170-71)。一些西方思想家可能抓住這一點而排斥中國和諧主義,因為它與基督徒、穆斯林和其他人對終極實在問題的追問無關。但這顯然忽視了一個明顯的事實:即中國傳統以其獨有的方式處理此類問題。這裡的問題的關鍵在於這樣一種本體論如何幫助我們過上更好的生活。

在第六章,王治河轉向“中國和諧主義的哲學基礎”的探索。“他列舉了中國和諧主義的七個主要來源,雖然我無法在這裡對它們一一做出客觀的評價,但我盡力以某一個來源為例來呈現它的豐富性。”正如我們所料,王治河從過程的概念作為切入點。雖然“道”經常被翻譯為“路”或“途徑”,但我們必須記住“在漢語中,名詞和動詞之間沒有明顯的區別”(178)。在許多方面,‘道’更接近於懷特海的創造性概念。在王治河看來,道是無限多樣的可能性。道,就像創生一樣,是自身的無限多樣性不斷被現實化的過程,它是無窮無盡的。如果我們試圖對它下定義,那就完全沒有抓住道的核心。“中國和諧主義的第二個支柱,就是強調‘道’的無限性和無窮性。中國人認為本真的生活的核心需要擁有一種謙卑和開放的態度” (182)。

       我被王治河對陰陽思維的闡釋所吸引,它是中國和諧主義非常重要的思想資源。王治河堅持認為,我們必須拒絕對陰陽進行西方式的解讀,即把陰陽看成笛卡爾式的實體或對立的兩極。至關重要的是,我們要將它們看作彼此依賴的、相互轉化,共同生成,不斷湧現的存在。它們自身在不斷的流變中展示著宇宙的深層節奏。尤其重要的是,“陰陽思維有助於克服西方現代性中普遍存在的二元對立思維”(184)。陰陽是合作夥伴而不是對手。它們是關係性的兩極。他們相互依賴。彼此都把對方當作自身存在的必要條件”(185)。“受這種思維方式的啟發,宗教信仰者應該意識到,為了成就自身和自己的身份認同,他們需要不同的宗教和信仰。彼此之間相互補充,相互滋養”(185)。

王        王治河認為慈悲情懷是中國人思想中的一種深層價值。我們內心有了慈悲心,才會產生和諧主義而不僅僅是多元主義,才會將陰陽看成相互依賴的創造性夥伴,才有可能設想同時用兩條腿走路,“道並行而不悖” (196)。我們必須擺脫西方的二元論,不要把焦點放在非此即彼上,警惕將與對方的差異看作矛盾。

對多數人而言,要把王治河的中國和諧主義運用到跨信仰的對話中,尤其是在面對一些基督教和穆斯林的排他主義和帝國主義傾向時,還是任重而道遠的。然而,他正確地引導我們走向更好的慈悲情懷和創造性的開放。“這一切給我們的啟迪是,重要的是懷有和尋求一顆慷慨之心,好客之心:一顆想要探尋更多的價值、相信他者和其他宗教中有更多能被瞭解的價值的心。”當然,這種求知欲不能是傲慢的。它不能征服或壓制對方;它必須讓他者成為自身,同時,讓其他宗教也保持其自身的獨特性”(198)。

(摘譯自《美國神學與哲學雜誌》2014年第2期)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