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小說文藝 >> 小說散文
我的改革開放40年(1978-1988) 主題:高考—轉變命運
2019年01月11日 02:21:07 作者:盧 嵐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2018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這40年間祖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的人生經歷也與時俱進,變得更加豐富多彩。現在還有2個月就到年底,也該忙裡偷閑認真回顧一下自己的40年了。

1952年父親受梁思成先生指派,來到天津大學幫助籌建建築系,我就出生在天津大學校園。母親出身孔氏名門,言傳身教,我自小品學兼優。小學讀的是5年制實驗班,1965年參加升初中考試,成為天津實驗中學的小狀元。當時父親對我寄予厚望,新學期開學後為我過12歲生日時說:“你將來長大不讀清華,就讀北大,由你自己選擇。”但是文革徹底打破了我的夢想,1969年春作為68屆初中畢業生,來到內蒙古哲裡木盟通遼縣插隊落戶。不滿16歲就遠離家鄉,在荒蠻的塞外開始知青生活 ,可以想見其困難重重。

1977年8月底,在天津大學建築系執教半生的父親突發心梗,59歲就撒手人寰,英年早逝。我接到家裡的電報,急忙從通遼趕回家奔喪。遺體告別時,我深切地感受到建築系師生對父親的敬重,下定決心一定要考上大學,告慰父親在天之靈。後事處理完畢,我暫且留在家裡陪伴母親,抽空去蹭工農兵學員的數學課 。我覺得他們的進度太慢,不解渴,講課老師非常贊賞我的自學能力,也很同情我的境遇,熱情地鼓勵我自學,說有問題盡管來問他。

10月份一聽到改革高考的消息,我就帶著僅能找到的幾本中學課本返回了生產隊。內蒙天氣寒冷,10月中旬就進入冬閑了,我每天坐在起伏不平的土炕上,擁著棉被,啃著苞米面餅子,堅持復習功課。12月底終於盼來考試的確切消息,我和村裡幾位回鄉知青約好一起去公社赴考。

考試那天飄著鵝毛大雪,我和伙伴們清晨五點半就冒雪出發了,公社距離大隊15華裡,我們趕到公社衛生院整整花了兩個小時,按照規定書包是不讓帶進考場的,我們把書包交給熟人代管,就趕緊奔公社中學考場了。

15分鐘後終於趕到考場,大家如釋重負,剛剛喘了口大氣,我忽然想起准考證拉在書包裡了。沒證進不了考場,我只好又折回衛生院取證,來回跑用了25分鐘,趕回考場已經開考10分鐘,管理員還算通融,放我進去了,直到交卷我身上的汗都沒干。因為遲到,數學試卷最後一道大題,我原本是會做的,只因時間緊只完成了一半,心裡遺憾極了。

1978年初我焦慮不安地盼來了入學通知書,竟然是志願外的通遼師院物理系,我不甘心跑到縣教育局打探,才知道哲盟考高分的知青都被扣在此校,美名曰為地方培養師資。我內心充滿了無奈和不甘,想要放棄報到,轉年再報考心儀的高校。但是又聽說文件規定倘若放棄錄取,轉年不許參加高考,何去何從,實在太糾結了。

一直關愛我的老鄉們都勸我不要放棄,他們說:“孩子,你在這太苦了,有機會就先走吧,別老想著吃面包,吃饅頭也比吃窩頭強啊!”樸實的話語不是沒有道理,他們七手八腳幫我打點了行裝,我就這樣不情願地去通遼師院報到了。

入學後我才知道自己的高考分數高於該校錄取線90分,而且因為志願中有吉林大學固體物理系,就被分到了師院物理系。77級的學子都是厚積薄發的,學習氛圍很好,我們班裡還有北京四中老高三的學生,人家可是哲盟高考第三名啊!看到班裡除我而外,都是新老高中畢業生,我心裡頗有壓力,很快就投入了新的學習環境,並且暗下決心決不能在學習上落後。

遠在南京的大堂兄聽說我考入大學物理系,非常高興,馬上寄來了自己在文革中好不容易保存下來的《居裡夫人傳》,並在扉頁上親筆寫道:這就是你的學習榜樣!大哥的鼓勵更堅定了我學好物理學的信心,恨不得把插隊耽誤的八年半學習時間奪回來。

第一學期的主課是高等數學、力學和英語。我原來只有初一的學習基礎,高考完全靠自學,許多知識點不夠扎實。班裡有13位老高三同學,入學前都是高中的數學或物理老師,他們都是我虛心請教的老師。期末考試我數學和英語都得了100,力學是98,在班級名列前茅。我心裡有底了,有信心在今後的學習中繼續力爭上游!

我在插隊時自學過一些英語,在班裡很受英語老師青睞,每當同學們在課堂提問時遭遇滑鐵盧,我就是老師的王牌。二年級末英語結業,我主動幫助同學們復習,力爭不讓一位同學掉隊。我前排的小同學是應屆高中畢業生,對英語學習很感興趣,我倆每天見面就用英語交流,後來還一起學了一段世界語。

無線電實驗課也蠻有意思的,兩位同學組成一個實驗小組。我的同伴動手能力很強,在高中時就熱衷於做科學小實驗。我倆搭檔非常默契,我負責預習實驗講義,上課時講給他聽,然後他動手操作我配合,最後我執筆寫實驗報告,每次我們的成績都是優秀。

普通物理4門課程學完了,大三開始學習理論物理課程,還新開了《數理方程》。許多老高三同學由於家庭負擔重,學習壓力越來越大,他們喜歡借我的課堂筆記,因為我在上面都加了自己的理解,對他們的學習很有幫助。

四年的大學生活緊張而愉快,我們用的都是全國通用教材,授課老師也都是業務尖子。四年中我始終保持著旺盛的求知欲和充沛的學習精力,就像海綿一樣吸納各種專業知識,不僅很好地完成老師布置的作業,還做了不少課外習題集,被同學們稱為“題王”。我不僅各科考試成績均在90分以上。還連任4年校團委委員、2屆校學生會宣傳部長,先後獲得優秀學生干部、內蒙古自治區三好學生等殊榮,最終以優秀畢業生身份留校任教。記得數學老師很贊賞我的鑽研精神,畢業多年後我去大連看望他,他說教過這麼多學生,只有我追問的問題讓他覺得難以招架,常常要回家去找參考書看,第二天才能給我一個正確的答案。

記得讀大三時系裡搞了一次科研講座,我被老師指定首先登台,論證的題目是《偽圓周運動》。作為學生,面對台下200余名同學和師弟師妹們,內心相當緊張,面對黑板板書時我呲牙咧嘴,轉過身來卻能神采飛揚。講座結束後,學校教務長給我的評語:“語言精練,論述准確,天生就是當老師的好材料。”那次教學實踐,我給師弟師妹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像。去年在大連與物理系79級師弟師妹歡聚時,他們還提起此事,說當時以為我就是老師呢,大家都喊我“偽圓周老師”。

1973年我作為積極分子在公社參加整團時入團,後來被大隊列為入黨重點培養對像。1976年通遼縣工作隊到大隊蹲點,曾找我談話,要培養我做大隊的女支書,我一夜未眠深思熟慮,第二天一早還是把入黨志願書交回去了。工作隊長問我為什麼不填?我回答說父親的問題還未定論,其實我心裡的願望是將來一定要讀大學。

考入大學後,系領導要我擔任班級的團支部書記,我推給了班裡的唯一的一位年輕黨員,自己做了副書記,輔助他搞好工作。後來同學們對那位書記不太滿意,系輔導員又找我談話,我又力薦另外一位男同學作書記,新書記工作積極,畢業前夕光榮入黨。這是我們四年大學生活中唯一的入黨機會,當時班級支部書記曾找我談話,說黨員投票我得票最多,但系裡已確定我留校,好像魚和熊掌不能兼得,況且憑成績留校別人不能替代,是否能把入黨名額讓給別人?我當時就同意了,結果名額給了蒙語班的女生蓮花。她為人樸實,在學校表現不錯,但學習成績較差,本來是沒有機會入黨的,直到現在蓮花還說這個機會是我讓給她的。

1982年初我大學畢業留校,分在現代物理教研室講授《量子力學》。為了提高自己的專業水准,更好地勝任教學任務,第二學期我就自己聯系到南京大學物理系進修,專攻蔡建華先生的《量子力學》和龔昌德先生的《數理方程》,這二位可是界內的學術大腕啊!

進修結束返校,開始為79級學生講《量子力學》課,一講就是4年。1983年底自治區准備搞出國培訓班,在各所高校選拔教師進修外語。當時我的英語水平在青年教師中是比較突出的,就報名了。但是領導希望我留校執教,雖然有些心不甘,最終還是服從了學校的安排,繼續安心教學。呼和浩特市一年的英語培訓班結束了,自治區又在全區舉辦英語水平考試,東部的考點就設在師院。我很想檢測試一下自己的英語水平,於是經學校同意參加了考試,竟然考出了東區第一名的好成績。這次學校領導挺通情達理的,推薦我去自治區參加選拔,但最終還是被頂掉了。我努力了,但那次機會並沒有屬於我。

留校後我一直想讀研深造,但是學校要求我服務4年後才允許報考。1986年夏終於通過研究生考試重返故裡,在天津大學精密儀器系攻讀光學工程研究生3年。開始讀研時我心裡很有壓力,自己從通遼師院畢業4年了,現在要和天大南開等重點大學的60後年輕學生共同學習,而且還面臨著理科向工科的轉型。

好在我的物理本科基礎扎實,讀研成績還不錯,尤其是統計學拿到了98的高分,得到授課老師的贊揚。所有考試科目和論文答辯都順利地通過了,我在《天津大學學報》上發表的畢業論文還被EI檢索,1990年初我終於拿到了天津大學的工學碩士學位。

 

【作者簡介】盧嵐,天津知青,1969年到內蒙古插隊落戶。1977級大學生。1986年考入天津大學研究生,畢業留校任教,天津大學教授。曾多次出國訪問交流,參加國際學術會議。閑暇捉筆,曾在天津市一級報紙副刊上發表文章30余篇。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