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專版 >> 南粤之窗
文明路,慢慢来
2019年01月12日 07:15:24 作者: 來源: 字號 打印 關閉

□赵芳芳

在高明荷城,常走的路叫文明路。相比荷香、甘泉、松涛等街名,文明路确实平淡得很,只是路型让人难忘,人行道比机动车道宽,而最让人难忘的,还是它的闲逸。

宽大的人行道,其实是公园的延伸。每隔三四米一张长椅,麻石砌成,榕树、紫荆花树、异木棉树,各各陪着一张石椅,站成路边的风景。每次经过,都看见坐满人,公公婆婆,阿婶阿叔,还有放学回家半路玩耍的学童。阿公阿婆神态平和,相对而聊,或眈天望地。他们身边放着不同的袋子,青菜、猪肉、牛肉、鱼,姜葱蒜,家常生鲜物品。一个短发阿姨匆匆走过来,提着大袋,身子侧向一边。“过来坐下”,阿婆拍着身边的石凳,灰白色的发髻斜在左耳上。短发阿姨呵呵笑,放下袋子,伸开巴掌摇几下,“真热”,“系呀”,阿婆递过一把葵扇,“买咗乜嘢菜啊”,她低头看,伸手拨弄,一点也不生外,看来都是街坊邻里。“水鸭煲淮山,祛湿”“系啊系啊”。我有意听听他们说什么,“个孙仔话热气,我话湿热就真,昨天夏枯草煲瘦肉,今日就四味啦……”渐行渐远,后面的话淡了。走过几步,回头看,两个还在鸡啄唔断(不停地说),热热的风吹过,路边的大树飘下几片叶子。

小城不大,彼此都是熟人,见面打声招呼,家长里短,然后各自离去。这样的场面在文明路,每天每时都在发生。

文明路的闲逸,也是荷城的闲逸,与别处的匆忙紧张不同,这里有种天然的放松。“竹升云吞面”位于文明路中段,店面窄小,墙上标着“中华传统美食”,旁边是“起源于清代光绪年间”,没想到不起眼的面条,居然源远流长,发轫有名。不时有人进来,似乎都是熟客,有的一声不吭,老板娘端上一碗,然后开吃,彼此心领神会。一个妈咪带小孩进来,孩子背着大书包,坐下取出作业本,趴在台上写。妈咪轻拍他一下,说别趴着,挺起腰。孩子伸了伸腰,却趴得更低。老板娘很快端上两碗面,孩子立刻咋咋呼呼吃起来。食客陆续进来,吃面条的中通快递员,狼吞汤云吞的中年大叔,要一小碗饺子数着吃的老婆婆,云吞饺子外加可乐的两个学生哥。他们是谁,干什么工作,要去哪里,我无从知道,在这个逼仄的小店里,傍晚时分,来往食客都卸下面具,以最本真的面目出现,放松,是他们的状态。这么想着,也把双腿伸直,左右摇摇僵直的脖子,感觉这个云吞小店充满安全和信任。

文明路两旁的楼房不高,老式建筑,楼与楼之间,横巷浅窄。这些横街窄巷里,藏着大都市不多见的小摊,“精修钟表”、修雨伞、补鞋,甚至补碗,或者“寫對聯”——繁体字的。这些小工艺,这些工艺匠人,以最平民最草根的形式呈现,让心头霎时有一种温润在涌动,这些平常景象,可能就是内心所追溯的、淡忘的却又不愿忘掉的事物吧。

编者按:本栏目欢迎投稿。稿件要求具有纪实性,以散文随笔为主,紧扣岭南文化。投稿请发至邮箱:hdjs@ycwb.com,并以“乡音征文”为邮件主题,个人信息请提供电话、身份证号。

相關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您尚未登錄,暫時無法發表評論,現在 登錄注冊